設計史學作業二

2002/11/26

設計史對設計發展的重要性

課程:設計史學

指導教授:楊裕富博士

學生:陳慧娟 

 

定義:

設計史(Design History)係指一項新的知識學科,從社會和歷史現象解釋設計。如同「藝術史」(設計史最接近的祖先),「設計史」是最為一般性的學術領域「歷史」的一支。與歷史本身一樣,「設計史」與其他學科例如人類學、考古學(特別是工業考古學)及社會學關係密切。依據沃克(Walker 1989)的定義,他將設計的論述分為四個層次如下表 

4

關於編撰設計史的後-後-後設論述的書寫

設計史學

Design historiography

3

關於第一、二層次由設計史學家撰寫的後-後設論述

設計史

Histories of design

2

關於設計的影像和編撰的後設論述

關於設計、廣告、消費報導、商業雜誌的期刊

1

設計論述

設計師引用的設計物品、概念、方法和理論

       後語言(論述)的意思係指以語言或符號系統談論另一個語言或符號系統。因設計過程而出現的實體物件卻被論述的概念曲解,而解釋為物件具體化想法和理論。撰述者常將注意力放在文字上而非物件因為文字較清楚。

沃克認為許多告知設計過程的撰述僅停留在第一層次,評論這些撰述的也只是停留在第二層次。羅蘭巴特的流行體系(敖軍譯 1998)就提供了第二層次的後設論述分析。羅蘭巴特的三種服裝將服裝分為第一種意象服裝:以攝影或繪圖形式呈現的服裝、第二種書寫服裝:描述衣服轉成語言的服裝和第三種真實服裝。然後以精緻的語意符號分析其間的關係,對時尚重新詮釋。至於第三層次的設計史學家撰寫的後-後設論述則是他「設計史與設計史學」一書主要內容。設計史學則指關於設計史學科的物件研究。雖然此書以設計史學 (the History of Design )  為名但是對於此領域著墨極少。

目前的設計史工作由方法學、政治學的、社會學的、設計理論的版圖構成。除此還應將設計史在更廣的學術文脈中探討例如設計史與其他領域(最明顯的即藝術史)的研究或探索的關係為何?設計史與相關主題的工藝、經濟和商業史的關係為何?或是另一個問題:歷史對於「瞭解設計是什麼」、「設計師作什麼」的貢獻極限為何?歷史對瞭解大眾的極限為何? (Dilnot 1989)迪諾Dilnot 1989)提出新設計史繞著四項接連的原則和三項相關的缺乏

1)        設計史是研究專業設計活動的歷史研究。

2)        並不是活動本身形成歷史學家的第一層注意力而是活動的結果:所設計的物件和影像(此強調理所當然地原是從許多美學與建築的觀點,也基於設計是實踐的活動以產生新的事物或影像的前提下)。

3)        在十九世紀和二十世紀同等自然的導引因素加入設計。

4)        設計史強調個別的設計者,明示或暗示地他們是設計史今日被書寫與教授的主要焦點。

以下為缺席部分,較不明確但一樣出現在設計學科的操作中

1)        對於實際或潛在的觀眾和目標方法或設計的角色的考慮較不明確。

2)        除了教育或教學的緣故較不考慮設計史起源。

3)        一般缺乏歷史的、方法學的、評論的自省,而自省至少能產生清楚的地位陳述或目標說明。大部分的設計史因其特殊的本質極難定義該學科社會的、理論的、方法學的前提,而非因為它們不存在。

 

設計史的種類

(一)設計多樣化的原因

設計史的多樣化不僅因為其所面對的是題材的多面向也因為不同學者採用不同的方法和取向所致。從學者所引用的文獻可以看出他所採取的意識型態或立場,不僅需要閱讀文本所撰述的也應(徵候式地Symptomatical)「閱讀」文本所不提的部分。

文本有以下的類別:

1)依據層次和觀眾。每個文本假設一個理想的讀者或讀者群,包括專家學者的設計叢書和大眾的期刊。

2)依據政治觀點報告文本,例如:自由主義者、無政府主義者、女性主義者、社會主義者。

3)依據哲學假設的基礎,例如:唯心論者、唯物論者、現實論者、黑格爾派論者。

4)依據主要的學術或科學模式分析,例如結構主義者、符號學、功能主義者、風格主義者、比較式的、類型學的、解構式的。

5)依據不同歷史撰述的派別:例如人文的、社會的、文化的、思想史等。

6)依據時間和地點,例如:二十世紀設計史、特定國家或像歐洲這樣較大的地理單位。

7)依據運用外來的學科,例如民族學、社會學、經濟學、考古學、心理學等。

8)依據材料或技術為重點。

撰述者也可能同時運用混合或折衷的形式完成文本。

(二)以材料和技術為取向的設計史

通常博物館的研究人員和設計史學家最常用也最歷史悠久的方法。學者依材料分類,同一材料的特性往往運用相同的工具或機械、以相似的技法製作物品。以英國的維多利亞&亞柏博物館對蒐藏品的歸類為例包括(1)建築和雕塑(2)金工(3)木工、家具、皮革(4)織品(5)陶瓷、琺瑯、玻璃(6)繪畫(7)版畫、插畫和設計。博物館蒐藏高技法的物件,針對專業的各類工匠或學生的觀眾而陳列物件,因此偏好此種取向。 克立夫頓泰勒(Alec Clifton-Taylor)的「英國建築物樣式」(1972年)一書,將房子依石頭、花崗岩、板岩、大理石、燧石、磚塊、磁磚、木頭、茅草、灰泥、金屬和玻璃分類,闡述依此材料建造的傳統建築的地理脈絡。雖然從外表可以分析,卻對內在的細節無法掌握。另一個例子是以材料為文本的基礎,凱茲(Sylvia Katz)的「塑膠:設計和材料」(1978年)一書,視已存在自然界數個世紀的塑膠為現代的典範。她檢視60種以上的天然和合成塑膠,並表示塑膠的易塑性使造型和材料間不必有關連。塑膠的聚合物成分使它需要流動,流線型是它的天生特質。這例子清楚顯示材料的物質特性和製作過程的天性有利於某些造型和風格。

雖然在高科技和類科學的教科書中容易出現材料和過程的描述,但是卻無法依編年史的方式將材料置入社會史中研究。這正是凱茲在之後的「古典塑膠:從電木到高科技」一書中所嘗試的。對由許多不同的材料構成的複雜物件此材料與技術取向的設計史則愛莫能助,此時博物館就依社會功能或形式組織歸類。

強調材料和技術的設計史與科學史、科技史和發明史的關係緊密,甚至深深倚賴後者。

(三)採比較方法的設計史

       設計史學家或設計評論家慣常就產品、設計師、風格三方向進行比較,卻很少評論比較方法的本身。比較或對照項目的目的在顯現異同,是一種古老的方法,至少可以遠溯至亞里士多德。烏福林施用此方法在藝術史甚多。在維多利亞時代出版「裝飾的文法」(1856年)一書的的建築師和設計師歐恩鍾斯則以1,000個「世界」古今的例子,展現設計的廣度,並認為可從中擷取出自然的法則,建立當時代的新風格。即「看看造型多麼形形色色,而原則多麼一成不變」。

      19世紀中期藝術史受其他學科影響(語言學或哲學)而援用比較方法,山普(Ferdinand de Saussure)對於風格的研究主要進行原始造型、材料、技術之溯源追蹤。現代語言學的創始人山普(Ferdinand de Saussure)則提出比較方法的極限:如果不問比較的意義或所發現的關係其重要性,這方法只是比較而非歷史。

         比較的結果無論是相同或相異都可以有各種解釋。以龐克族的臉部彩繪和唇環、耳環的影像而言,若與具相同裝飾的部落民族的照片並列。覺得相同的會說龐克族仿肖原始民族他們希望成為現代西方社會的原始民族。覺得不同的會認為他們雖然外表相似,其實之間的文化和歷史情況大大不同。脫離文化背景的物件或是存在於影像中的物件往往在比較時的易造成誤差。例如不同大小的器物以相同的尺寸呈現在照片裡,所造成的誤導。

(四)採內容分析的設計史

內容分析的技術完全倚靠比較。常運用在社會科學或人文學,分析訊息、文本或影像的內容或宣言。技術特色著重在量化,估算頻度,明確且系統化。它宣稱其方法是客觀的且可重複。首先需先對要研究的對象進行編碼,在將蒐取的數據交由電腦運算然後完成推論。這些歸納不會呈現新資訊只是增強現有的印象。這方法最大問題是高頻度的事不一定是最重要的現象:在某些情況較重要的只會發生一次。甚至有些學者(Theodor Adorno)質疑文化能被測量。

        文本若不從實際的文脈和關係考量是不可能完全被理解的,以摘要分析內容所出產的結果其實是無效的。內容分析的最主要價值在於它是一個增加史學家觀察的精確性和客觀性的方法,偶而,它也會產生新的不預期的洞見。

(五)以類型(Typological)為取向的設計史

設計史學家通常將注意力是放在物件的群組或系列上而非單件作品,早期曾引發爭議。因為正統的藝術史學家總以一件獨特的作品進行分析。設計產品,相反地,是大量生產的;相同或系列物件間的差異極微小。物件分類的一種方法是依據形式(Type)。

形式(Type)源自希臘文的Typos有壓印、鑄模、模型的意義。類型的分類依提拉紀(Edwrd Tiryakian)的看法,是分類學(Taxonomy)之下的次單元,與造型研究的形態學(Morphology)有密切的關係。我們所看到的物件似乎自然落入不同的形式(Type),這是歸類的結果而不應推論為一開始就是這樣(a priori)。以洗衣機為例,它們的功能是一樣的,一架洗衣機就與此類別有標記/類型(token/type)的關係。不同的洗衣機之間的造型、顏色、質料的差異分析係屬於同時性(Synchronic)的考量。而歷時性(Diachronic)的分析考量此形式的演化,如何由發現之初的原始造形到現今精緻複雜的狀態。

史偕德曼(Philip Steadman)極具啟發的研究施用生物學的類比於建築和應用藝術上,討論形式如何演化。他認為形式(Type)是以複製傳送。由代代相傳的工匠傳送基因的指示。物件本身用於攜帶自己的功能和製作的訊息。當工匠進行新物件的複製時,存在他心中已有關於某「種」造型的形影像或模式。之間的關係就像生物學上的基因型(genotype)和表現型(phenotype),前者用以傳遞內在的遺傳指令,後者則表現在外在顯現看得見的特徵。

裴斯納(Nikolaus Pevsner)「建築類型史」一書則以社會功能作為分類的基礎。他依最重要、最理想到最不重要、最功利的順序分類。同一時代不同的類型的物件的比較往往比不出所以然,因此設計史學家必須限定研究類型在單一的範圍內,例如建築史學家由小屋、古堡、鄉居小屋、摩天大廈擇一。金(Anthony D. King)對此評論認為裴斯納取材自著名的建築,卻沒有解釋在隱含的演化模式下為何建築形式有造型的變化,意即相同功能的建築在不同社會中何以不同?金於是在自己的「建築與社會」(1980年),分析不同的地區與時期的形式,以彰顯時間和文化的異同。他提出人們可以從研究建築以瞭解一個社會,也可從研究建築所在的社會而瞭解建築。

基提恩(Siegfried Giedion)的「機械化當道:對匿名史的貢獻」(1948年)主題在探討機械化對工廠製品、農業和家庭造成的衝擊。基提恩的形式概念比特定的實質物件更廣。以他探索浴缸為例,他會將社會行為和習俗的參考與材料並重。

史派克(Penny Spark)的「電器品」(1987年)一書則是基提恩概念的後繼者。她相當關注設計者和產品,以及隨著時間個別產品的演化。 

三、設計史學家的工作

(一)經驗研究

        設計史學家對設計物件和任何繪圖、模型、計劃或相關的原型進行研究或照相。富有的個人或公共博物館對這些物件進行蒐集,但是吸引歷史學家的項目往往在博物館外。

(二)研究和資料蒐集

        設計史學家研究的文獻和影像存在圖書館、檔案室、博物館、私人蒐藏,以及各種層面的資訊包括設計物品的產物、分布、行銷和消費。有些學者建立資料庫和圖書館;有些訪問活著的設計師、製作廠商和消費者,所有學者全都閱讀文獻和書籍,以增進設計知識和設計的社會經濟文脈。

(三)理論工作

  設計史學家分門別類、比較、詮釋、評估設計的物件。特別為設計史發展概念、理論、方法或借用其他學科領域的想法以進行研究,以反應出設計史的界線和目標。

(四)書寫與溝通

        設計史學家編輯目錄、分類表和索引,書寫學術書籍和文章,組織展示和撰寫目錄、引言、講演或協助平面或電子媒體關於設計的節目。目的在使其他研究人員或大眾瞭解他的發現。通常設計史學家以文字和影像的混合媒材作為論述。

 

四、設計史的價值

         設計史主要的價值是深入與增強設計史學的撰述。應鑑定、陳述、討論理論的問題和議題使設計史更獲益。關於設計的論述,在提出基本的問題,諸如「為誰寫設計史?」「它們投合誰的口味?」時,設計史的角色是批評的。這種評論功能特別在,設計史學家和評論者發現它們的設計知識和專業所要達到的目標受政府和商業所控制時,更形重要。

什麼是設計?對設計最顯著的層面是在一個孑然清楚的社會脈落討論設計如何被產生、接受和使用。社會並不是在設計活動之外,而是在其中,並決定著其必然特徵。Phil Gooadall認為設計的價值無論它們的用途、功能造型或美學外觀如何被定義,都是因為文化、社會、經濟的考量、政策和行動所塑造。簡而言之,為用途而設計,同時,設計著用途。這種設計以使用者為優先,使用者是物件的材料和技術可能性中的參數。設計的意義和重要性的必要領域不在設計專業的內在世界,而是存在設計者作品中,決定局勢和更廣泛的社會世界,這情境同時導致設計師的誕生。

設計史對設計發展的重要性,毋寧說在給設計專業一項指點迷津的方案,建立設計專業與社會、文化(設計週遭環境)之間的溝通管道,更可說是在社會與文化的世界中確立設計的角色,點明彼此間在當今環境相依共存的關係。當今的設計史發展在西方國家歷經過無數的論述和實踐過程中,累積許多思考的途徑,這樣的途徑需建基在原有的社會脈落中討論。固然因為經貿的交流,影響了許多其他的國家包括台灣,卻不應在發展我們自己的設計史時,斷然全盤接收或直接移植過來。

上述引用自沃克的設計史種類的陳述,目的在看出設計史的演變脈絡及論述的各種極限和困境。即使在設計史素材豐富、歷史悠久、經貿影響力強大的西方歐美所謂設計主流國家,對於設計史最大的挑戰不是設計論述霸權落入誰家的問題;反而是,設計史本身研究時,因採取不同的取向或方法,所造成的偏差和主觀,破壞了設計史論述的可說服性。

設計史的研究之所以如此困難,與人們看待設計活動的演化時程有關。設計是人的活動而非上帝的活動(或許有人宣稱設計靈感來自天意時例外)。人類看待自己的方式在20世紀之後有急劇的變動,與許多科學、社會學、文化觀點的變迭有相當大的關連,往往身不由己地捲入時代的洪流中。今日的基因學、生化科技、環保觀念的興起,比起機械化的工業時代對人類的衝擊有過之而無不及,甚至徹底質疑人類自我倫理的規範。試想,複製人的時代一旦正式啟動,設計將超越原有的材料、形式、社會文化的討論範疇,服務著更抽象、更廣泛、更多元學科的對象。設計將會是解決未來許多問題的方法的過程而非僅是作為結果。因此,設計史本身存在的意義應是探索並討論設計史的研究和過程,亦即進入設計史學的領域,彷彿乘著設計史學的船隻以設計史為燃料,探索各種新角度的視野,開拓人類的新資源。

五、參考文獻

Walker, John A 1989 Design history and the history of design. London Pluto 243p.

Margolin, Victor C. 1989 Design discourse/history, theory, criticism/ed. and with an introduction and closing essay by and London.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91 p.

羅蘭巴特  1998 敖軍譯)流行體系(一)。

 

回首頁 設計教學網首頁 設計教學網研究作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