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博物館展示設計之歷史回顧與未來趨勢

*洪俊源 **楊裕富

*國立雲林科技大學視覺傳達設計研究所研究生

摘要
本研究採用文獻分析法來進行博物館展示設計的史料分析,主要對台灣的博物館之設立進行史料的整合及分析其影響演進過程的因素,而且從種種現象中加以推測出博物館展示設計的未來發展趨勢,將研究結果提供展示設計之相關科系,以利教學之運用。而研究結果有幾點發現。在重要觀念的崛起中探究出:1.展演理念的溝通意義之產生。2.敘事性展示理念的萌芽,產生展示手法運用說故事的策略是最容易被接受的。3.情境思維的啟發,導致「氛圍」環境的被重視,且情境思維的表現是最容易吸引觀眾的手法。而在未來趨勢的分析中有下列幾點發現:1.愈趨於注重觀眾的感受,所以,展示設計愈以觀眾為主。2.主題式展示的運用,使得展品愈趨專業性,更讓展示設計因主題的內容專業,而更須有創新的手法。3.大眾文化的傾向,而產生多種視聽媒體的綜合運用。4.歡迎參與的互動式操作展示設計的出現,使得觀眾更有參與感及更易接受展品的教育意義。5.展示媒材科技化,導致博物館的展示環境中充滿了情境效果。6.呈現方式的多元化,得以應付多元化的社會所產生的多元化產物。

關鍵詞:博物館、展示設計、設計史、展示變革

前言

一、研究背景與動機

世界最早的屈辛特博物館只有蒐藏,並沒有展示,到了愛希摩林博物館,也只是有限度的公開展示(秦裕傑,1996)。在早期的博物館,很多也只是對特定的人開放,王宮貴族或資本家才是主要對象。而後,發展到不限階級對象都可以進博物館的時代,博物館還是把蒐集的稀有珍貴文物陳列出來,供人參觀而已。至於看到的人有什麼收穫、什麼反應、什麼感受,早期博物館很少提及。而博物館發展到不限制觀眾身分的這個時代,實際上仍是中上階層社會的專利,對於終日為溫飽而打拼的中下層之社會大眾來說,與其生活無直接相關的東西,似乎無閒情的時間去觀賞。那麼,到了二十世紀末而即將跨入新的世紀之時

刻,光臨博物館的人們之身分愈趨普遍,且博物館的功能也愈趨多元化的時候,觀眾與博物館最直接的接觸乃是〝展示〞。因此展示設計必須作一些改良,才能將博物館的功能發揮出來,能主動的吸引觀眾的到來,並且以能滿足社會大眾的需求為改善的目標。

因此,本研究認為在當前世紀交替的時代中,身處於二十世紀末的年代,對即將到來的二十一世紀乃具有一種新的期待與展望。因此在博物館的展示設計上也出現了許多新的趨勢及改變。其中科學博物館為順應時代的變化,且又以〝科學〞作為主體,更應不斷的改進,以跟上時代的腳步,所以在展示策略、展示方式、展示內容、展示媒體、甚至展示任務等方面,皆因時代的情勢而產生了變化。

二、研究問題與目的

為了解博物館展示設計的沿革,必須從博物館的設立歷史來切入,並進而了解國內博物館設立的演變,且從其演變歷程中探究出影響展示設計的因子與要素。所以,本研究採用文獻分析為主要研究方法,且研究目的主要分成三個部份:

(1)首先,從史料來作分析,以整理出台灣博物館設立的發展演進,並從中探討影響博物館展示設計的原由及因素。

(2)從史料中明顯的分界點及社會現象之因素來找出影響展示設計的重要觀念。

(3)綜合前面的二項結果,再與國外博物館展示設計的現象作一整合,來推測出台灣博物館展示設計的未來趨勢。

在本研究的結語部份,並建議後續之研究方向。

台灣博物館的演進與因素分析

一、台灣博物館設立的史料

台澎地區現在有一百三十二座公私立博物館,公立的九十二座,私立的四十一座,台北市最多(公立三十座、私立十五座;宜蘭縣、台東縣、基隆市等皆僅有一家)。按照國際博物館協會所下的定義,凡文化機構,具備下列的條件皆可稱之:

(一)擁有典藏品

(二)公開陳列參觀

(三)非營利機構及永久性

(四)有可供研究的內容

(五)有教育目的的推展活動和娛樂性

而台灣目前博物館的分類,大致上可分為四種:

(一)歷史類

(二)藝術類

(三)科技類

(四)自然生態類

台灣早期博物館的功能在於保存收藏品,以收藏品的質與量為重點,自從國際博物館協會主張博物館應由消極的等待觀眾上門,轉變為積極的引導觀眾進門參觀,進而以巡迴展,打入鄉村及落後地區,博物館的功能此時由保存轉到教育,其教育對象是社會大眾。

三○年代以前的台灣博物館

民國三十年至三十九年之間台灣已有十四家博物館(展示館),我國遷台以後,台灣方處於戰後的艱難時期,人力、物力不足,那時為了鞏固台灣,側重致力於經濟建設,所以對於民眾的正當休閒及文化生活較為不重視。

(一)台灣最早的博物館�省立博物館

民國前四年(1908年)建立省立博物館,日據時代位於台北天后宮,其原名是台灣總督府博物館,日本人將他遷移到近台北車站的襄陽路二號,光復後民國三十五年正式開館。

(二)台灣林業試驗所標本館

民國三年成立的台灣林業試驗所標本館,是一座植物寶庫。乃因台灣是全世界植物總類最多的地方。

(三)台灣第一家私人展示館

民國八年,余木生先生開始收集昆蟲標本,時常發現新品,具有學術價值受到日本人的重視。而後成立余木生先生昆蟲館。

(四)公立學校附設展示館

民國十七年設立至今的台灣大學植物系標本室,為台灣最早的公立學校附設的展示館。

(五)故宮博物院

民國三十八年政府遷台總共運來二十四萬餘件的重要文物,為台灣的博物館界帶來一根大支柱。並建立故宮博物院來典藏。

四○年代的台灣博物館

民國四十年至四十九年間,台灣增設了五家博物館全是公立的,而且都在台北市。雖然僅有五家,但在台灣博物館史的舞台上為台灣的文化服務,做了全面性的基礎工作,建立下制度規模,且當時台灣早期的博物館學專家包遵彭先生為歷史博物館第一任館長、在台灣他是最早的博物館學教授,曾在師大研究所授課。

(一)台灣藝術教育館的成立

民國四十一年,教育部成立台灣藝術館於南海路,其宗旨在推展五大藝文項目:電影、戲劇、音樂、舞蹈、美術等。並於藝術館設演藝廳,提供上述五種藝文活動一個成果表演的空間場所,為台灣的展演藝術做了先鋒,成為第一座動態博物館。

(二)科學博物館的成立

民國四十五年,政府提倡「科學救中國」,那時建立南海學園的科學教育館,成為台灣最早的科學教育館。至於科學教育館的主要功能,是在推展科學教育計畫,如科學的實驗、化驗、模型設計。其次是推行科學教育的宣傳、演出、輔導、編輯、調查、展覽等。

(三)故宮博物院遷台的第一次展示

民國四十六年三月二十五日,故宮博物院舉辦了遷台後的第一次文物展。那時交通困難,但每日尚有百餘人的觀眾。

五○年代的台灣博物館

五○年代台灣新成立的博物館共有十一家,私立兩家,公立九家。在此時期的台灣民眾,尚不甚了解博物館內的藝術品文物是重要文化工具,能欣賞到的人不多。而小型的展示館服務對象有限制,不完全對外開放,一般民眾不能觀看的到。民國五十年成立了社教館,開始推動基層面的文化服務活動�推行全民精神文化的建設。

(一)「故宮博物院」遷址

五○年代的故宮博物院,由台中遷到台北,向全世界公開展覽,以龐大而精美的典藏品,成為世界博物館的重鎮。

(二)歷史博物館的展場優勢

五○年代,台北無展場可言,除了中山堂的兩廳之外,史博館是得到地利的好展場,並不斷的舉行特展,以出奇制勝的展覽,贏得口碑。

(三)學校附設博物館的建立

五○年代,學校附設博物館在台灣僅有一家�華岡博物館,創辦人張其昀先生主張「圖書與器物並重」。私立文化大學在民國五十二年創辦了第一家學校附設博物館,成為台灣最早具有小規模的私立綜合性博物館。

六○年代的台灣博物館

六○年代,國際上對台灣博物館已有關切。聯合國科教文組織的主管兼世界博物館協會會長�玻翰先生,和英國博物館館長退休轉任駐印度特派員�瑪來女士,二人代表聯合國來亞洲視察。當他們到達我國歷史博物館視察時,甚為震撼,認為是那時的王宇清館長「具有超先最新的現代博物館思想」(註1),並表願由科教文組織資助招開亞洲博物館會議。

(一)台灣最早的生態展

六○年代,王宇清館長在台灣曾首創博物館的生態陳列。這種生態展最早是由德國首先製作,美國仿作。他主張應該用生態陳列法與文化藝術連接,他的第一次作品是北京人生態展,再現了五十萬年前的北京人生活狀態,這世界最進步的博物館展示法。

(二)博物館的「文化箱」

六○年代,政府在國際上無邦交,在外交困境重重之下,史博物館配合政府,用文化藝術最為前鋒,以民間的交流代替了外交的無法跨出。

(三)青少年博物館

民國六十年,創立青少年博物館,並以模型來引起青少年的興趣,且該年度之參觀人數達九十萬人。然而,在六○年代的故宮博物院,蔣復璁先生擔任館長,開始開展教育推廣的業務。民國六十年三月開始免費招待台北縣的中小學生,每日250人,進行文化藝術根植於幼小心靈的精神建設。同時開始複製精品及彩色透明片,下鄉或到海外地區巡迴展出(註4)。

(四)設立紀念堂

民國六十一年,設立國父紀念館,民國六十九年,設立中正紀念堂,並以中國傳統建築為主體,且展出偉人遺物而成為觀光及國際使節必到之地。

(五)民俗文物館興起

國際博物館協會,把博物館分成歷史、藝術、自然、科學等四大類,而日本人又加入了民俗類,共分為五類(註2)。所以,台灣當時也有下列幾所著重民俗方面的博物館:

(1)民國六十一年,台灣中部的私立鹿港民俗文物館,在於保留清代台灣的廟宇、街道、房舍等古蹟。

(2)民國六十四年,台灣南部的台南學甲慈濟宮文物館開放參觀,保存了自福建迎來且為宋高宗時所造的保生大帝。

(3)台灣高雄美濃設立美濃客家文物館,以保留客家文化。

(4)注重傳統手工藝

民國六十六年,省政府舉行「手工業產品評審會」,以選出技藝高超的手工產品,並陳列於南投手工業中心。

(5)經濟作物博物館

民國六十九年設立台灣糖業博物館,保存台灣糖業的光榮歷史,宣揚經濟作物為國爭光的史實(註3)。

(六)國際交流

台灣的國際藝術交流「歷史博物館」在四○、五○年代,以作得有聲有色(註5)。而六○年代更加強對外宣揚我國民族文化,參加國際專題展覽的次數分別如下:

(1)民國六十一年共二十次。

(2)民國六十八年共二十七次。

(3)民國六十九年共二十五次。

七○年代的台灣博物館

七○年代之後,政府愈趨重視文化建設,並在十二項建設中,加入文化建設一項,且計畫五年之內,分區完成每一縣市的文化中心、美術館及博物館。因政府的重視,促使公、私立博物館的設立,在七○年代產生公立三十六家及私立二十二家,共五十八家博物館。

(一)分類專門性博物館的產生

先總統蔣公中正曾說:「文化建設是一切建設的源頭」,文建會執行國家決策,首先在各縣市籌設「文化中心」,並指導各縣市文化中心成立展示館,以專題展示為輔導宗旨,各縣市則就地方產業而成立專門博物館,且博物館的典藏及展覽內容只限於專一類的文物,發揮地方文物及專業的歷史(註6)。所以專門性博物館在此年代乃大為興起,分別舉例如下:

(1)台北縣立文化中心的「現代陶」博物館。

(2)桃園縣立文化中心的「傢俱」博物館。

(3)新竹市立文化中心的「玻璃」博物館。

(4)南投縣立文化中心的「竹藝」博物館。

(5)宜蘭縣立文化中心的「台灣戲劇館」。

(6)實踐大學的「服飾」博物館。

(7)淡江大學的「海事」博物館。

(8)雲林縣立文化中心的「台灣寺廟」博物館。

(9)嘉義市立文化中心的「交趾陶」博物館。

(10)台灣「糖業」博物館。

(11)台南縣菜寮、高雄甲仙的「化石館」。

(12)澎湖縣立文化中心的「海洋資源館」。

(13)屏東縣立文化中心的「台灣排灣族服雕刻館」。

(14)台南縣「白河蓮花產業文化」資訊館。

(15)坪林的「茶葉」博物館。

(16)台北「紙」博物館。

以上各種類別的博物館,皆有各自的特色,而限於研究篇幅的關係,其餘專門性的博物館在此就不多提了。而專門性之博物館有越來越多的傾向,且私立的質量是在公立博物館所未見的。專門性的博物館是二十世紀的產物,並在七○年代大興其道。其收藏品在量的方面,較一般綜合性博物館為少,其規模、人員的訓練、組織、資料、服務等皆有限制的範圍,但是較能接受新方法、新觀念、新工具及新的服務方法,這也是「博物館展示設計」重大變革的一大要項。

(二)美術館的產生

美術館的功能著重「美感教育」。而七○年代世界面臨重大改變,約翰奈思比曾說「本世紀的末年,藝術將取代運動,成為主要的休閒活動」(註7)。七○年代台灣的美術館有下列二館:

(1)民國七十二年成立台北市立美術館,是台灣第一座現代化的美術館。

(2)民國七十七年成立台灣省立美術館,其美術收藏品到八十四年只為台灣美術史保存了四一○八八件之多。

(三)戶外博物館的產生

戶外博物館在東歐最為盛行,以有一千餘座(註8),而台灣在七○年代才出現下列幾個戶外公園:

(1)民國七十三年成立小人國。

(2)民國七十四年成立民俗文化村,其他尚有:台

灣原住民文化區、台灣民俗村。

(3〉民國七十六年成立牛耳石雕公園。

(4)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戶外科學展示及生命演化步道之設立。

(四)兒童博物館的產生

兒童是國家的未來,所以在博物館興盛的時代中,兒童方面的發展也是必須加以深入建設的一條道路。在台中市立文化中心有兒童館;在台北有市立兒童育樂中心及正籌劃兒童交通博物館的建立。其中以昔日的圓山動物園遷走後,將原來的兒童樂園,改建為兒童育樂中心為說明:此中心分為「昨日世界」、「遊樂世界」、「明日世界」,其設計由兒童親自操演我國的傳統文化,而傳統是一國的文明象徵,不可拋棄,希望從動態的演練中,牢記傳統文化。「明日世界」更帶領兒童認識日新月累的新科技(註9)。

(五)科技博物館的改革

七○年代,國民所得大增,商業掛帥,政府財源滿滿,因而計畫推出大型的文化機構,在台中有自然科學博物館,在高雄有科學工藝博物館,以及台東的史前博物館。然而,科博館致力於創新,館長漢寶德先生由歐美帶回「不用藏品作展示」的方法,其引進的博物館新觀念新趨勢,是全部採用人工製作有關展覽主題的一切,其全部的手法,皆為創新的呈現(註10)。

(六)自然生態博物館

完全以自然生態呈現給觀眾的博物館,目前有陽明山國家公園,玉山國家公園、太魯閣國家公園、三峽與墾丁的板根公園等自然環境的博物館成立。由此更將博物館的展示設計融入一個新的觀念。

(七)國立故宮博物院的轉變

七○年代,故宮博物院換了新院長秦孝儀先生,他力圖「求新、求精」,不斷的實施新措施,如「華下文話語世界文化的關係」的展覽。更在民國七十四年興建至善園、後樂園,仿宋明的古典庭園,供關眾遊憩,並運用最新的科技保持恆溫、恆濕。且更開創「活動與創意」的兒童教室,其成效至今仍受到家長的認同(註11)。

(八)博物館與企業合作

民國七十六年,台鳳企業帝門基金會黃宗宏先生,首創文化事業與企業合作。郵遞門市業出資向法國界來明畫家莫內的作品,由故宮博物院提供展場,媒體由中國時報負責,四方面的組合,吸引了六十餘萬的觀眾前來參觀,造成轟動,傳為博物館界的盛事(註12)。

八○年代的台灣博物館

八○年代,台灣的博物館因七○年代所打下的根基,所以是大眾化的休閒場所。人們到博物館的意願,也排名在第五,其順序為書店、寺廟教堂、KTV、電影院、博物館、畫廊、音樂廳、演講聽(註13)。且八○年代許多博物館街走向展示創新的策略,來吸引觀眾主動來到博物館。

(一)大規模私人博物館的產生

(1)民國八十年設立鴻禧美術館,其擁有寬敞的展覽空間,且有八十坪的資料室。

(2)民國八十年設立順益博物館,其八十三年開館,並呈現博物館學領域中的少數民族文化。

(二)高雄市立美術館的成立

高美館於民國八十二年開館,以「美術史美術館」為目標。以致力於館藏,並且注重國際交流,其中規劃典藏展達百分之五十八、交流展達百分之四十二(註14)。

 

二、博物館演變因素分析

影響博物館演進的因素有許多,而其中最主要可分成下列三點來說明:

(1)政治因素:在日據時代,以台灣第一座博物館為例�省立博物館建於民國前四年(一九○八年),而館址的前身是當時已有九十年歷史的台北天后宮,日本人將台灣最具文化及民眾信仰精神的天后宮剷除,而蓋了名為台灣總督府博物館的希臘多列克式的建築體,且美其名的闡述說:日本政府重視台灣民眾的正當休閒及文化生活,且重視文化機構的影響力。其實,日本的強大企圖心在此已表露無遺,剷除了天后宮無非就是將台灣民眾的根基去除。所以當時代的博物館展示設計策略是以日本官方為主;然而台灣光復後,我國政府大力強調國威,所以建設了許多的博物館,如故宮博物院的建立,南海學園的科學博物館,並推動國際交流的展覽。而在解嚴之後,博物館的設立更是如雨後春筍一般的產生,所以,展示的內容也愈趨多元化。

(2)經濟因素:經濟因素的最大轉折是在第一座經濟作物博物館「糖業博物館」的誕生,也就是在六○年代,這是文化事業的一項契機,因為經濟的起飛,而導致國際的交流展應接不暇,促使七○年代我國行政院長蔣總統經國先生曾說:建設現代化國家,不僅要國民有富足的生活,也要國民有健康的精神生活。所以,在十二項建設中,文化建設被列為其中之要項。如此,專門的博物館成立,導致博物館展示設計的內容更為多元化,且因為經濟的進步,所設計的「展示場」也較為講究。

(3)社會因素:「戒嚴」、「解嚴」是一個重要的關卡,在戒嚴之時,博物館的展示是宣揚國威,或說「表達意念」是政府興建博物館的重要目的;而解嚴之後,社會上的種種聲音皆相應而起,而博物館也因解嚴而產生了多元的展覽,也因此而重視了專門性的博物館,且接受外來文化的衝擊,以及本土意識的覺醒,更衝擊了博物館展示設計策略的方向。甚至到近年來也與企業相結合,舉辦了許多展覽。以使社會上增加更多的文化氣息。另外,因注重社會各階層的需要,亦有青少年博物館、兒童育樂中心、科學研習中心、美術館、資訊館等不同性質的博物館的成立,而這麼多樣化的建設,也導致博物館展示設計必須合乎社會的潮流,也走向多元化。

重要觀念的崛起

一、展演理念與展示類型的衝擊

「展演」之定義為一種具有美感形式與要求的「溝通」,其在觀眾之前展現或演出,經演出者與參與者共處一段時間,而產生了「意義」(Bauman,1992)。談及博物館的表現,若使用「展演」二字,意為「展示與表演」,泛指所有介於博物館與觀眾之間的「溝通」(communication)。按博物館功能(蒐藏、研究、展示、教育、娛樂)類分,其中「展示」、「教育」、「娛樂」等三項,即靜態與動態的展示及以教育(寓教於樂)為目的的所有詮釋活動皆包括在內。而好的展示,在於能達到教育目的及理念,所以,展示與教育不可分,展示本身就應具備教育性質的詮釋與美感表現。而「展演」一詞,似乎比「展示」更多了一層動態意義。因其突破既往傳統博物館之被動、靜滯的溝通,變成可依觀眾需求來設計規劃的可參與的「環境」。而「參觀」成為一種可透過個人或集體來參與活動、體驗與建構意義的「活生生」經驗(許功明,1998)。

貝屈(Michael Belcher,1991)在「博物館展示」(Exhibitions in Museums)一書中,將展示區分為:情感型的、教育型的、娛樂型的,以及其他形似大類加以說明。而其看法視展示設計之最初乃已考慮如何去影響觀眾,所以其區分方式是以觀眾的回應來加以區分的。有如下展示類型的區分:

(一)情感型的展示(emotive exhibitions):在此類型中,展示形態為使觀眾能產生情感反應為主要目的的展示,其又分為:

(1)因展品之美而起的「審美型」(aesthetic)展示,例如美術館中大多數的展示。

(2)以戲劇效果、營造環境氣氛的手法,引起觀眾的興趣、參與並產生情感與聯想力的「聯想型」(evocative)或「浪漫型」(romantic)展示。

(二)教育型的展示(didactic exhibitions):乃是運用平面、三度空間等多次元展示媒體,綜合了知性與感性,做符合教學標、設計與程序的展示;常以教具、設備等來取代「真品」的展出。

(三)娛樂型的展示(exhibitions asentertainment):主要以滿足觀眾娛樂需求之展示設計,從主張創意式的遊戲學習法,到純遊樂的博覽會或具戲劇風格的表現法等各層次的展示皆有。

(四)其他類型(miscellaneous categories)的展示:主要包括下列七種。

(1)互動型的(interactive),為能促發觀眾知性及行為反應的展示,通常指電腦互動式展示媒體與

個人之互動。

(2)感應型的(responsive),為當觀眾靠竟時能應感應而啟動之自動化機械式的展示,例如燈光音響設備等。

(3)動態型的(dynamic),在此書中將此定義為觀眾可操作的動態機械化展示。

(4)物品導向型的(object�oriented),指以系統化或主體方式來展出物品的展示。

(5)系統型的(systematic),指依據某分類系統,將物品整理並展示。

(6)主題型的(thematic),為依照主題,將物品置於整個故事之敘述動線中展示出來。

(7)參與型的(participatory),指觀眾的親身參與,包括與電腦互動,乃至完成整個活動或事件的展示。

而根據貝屈的說法,以上的分類是互補且交互運用的,只是在不同的博物館或不同的展示中,所選擇與運用的比重相差很大。

二、敘事性的展示理念萌芽

除了「展演觀念」的衝擊之外,博物館有一個很大的革新(Ralph Appelbaum 1999):一種使用敘述性的表現手法開始被運用,而這種敘述性理念的形式簡單的說:就是使用說故事的方式來陳述一個事件、觀念或主題,使人們產生興趣,並引發觀眾的好奇心。

然而,本研究認為敘述性的表現方式,不但是本世紀被重視的方式,在下一個世紀也是將被廣為推廣的一種觀念。因為人們從小就有聽故事的經驗,我們的父母或長輩會對我們說故事,而我們也會對自己的子女說故事,且對故事的劇情、內容的接受度也較高,且對「故事」,似乎自然而然的記憶及接受的現象,其中在劇情中更能強化觀眾的想像力以及探求事件的好奇心,而博物館中所述說的是「事情的真相」,更可造成說服。如此、一旦觀眾有了好奇心就想得到答案,也因而對展示的內容就能主動的接觸,進而達到博物館的教育功能。

「聽故事」是容易造成觀眾的「自我投射」,也因而造成「學習」的結果,進而產生影響。而且,人們有一種對事情追根究底的基因,所以「說故事」就是在敘述一件事情的原由及歷程,並告訴人們事情的真相,而使得觀眾也成為這敘述過程中的一份子。致使,這種方式易於記憶、易於溝通。 如此,這種「敘事性」的手法的影響力是不可限量的。

三、情境思維的啟發

在現今到博物館的大部分觀眾,是為了享受休閒的生活。其主要目的在於尋找具有戲劇效果及吸引力的展示。而如何才是具吸引力的展示呢?首當其衝的乃是情境式的環境,甚至是情境式的展品設計。而情境就是所謂的「氛圍」。而「氛圍」的製造可運用各種技巧及媒體來鋪述,設計師在展場中運用空間、光線、色彩、聲音效果等因子來營造展示的環境,讓整個環境具有「情緒」效果。而其中燈光的重要性乃是在於他能創造觀眾的想像空間,亦可增強觀眾的參觀經驗。如此,色彩也具有相同的效果,環境中使用寒色系或暖色系,皆使得展場具不同的「氛圍」。

另外,展示規劃時,「聲音」的設計方面最容易被忽視,若設計得當,也會促使環境的「氛圍」效果凸顯,而使觀眾的腳步慢了下來,以加入了這全面而生動的環境,去閱讀、觀看、揣摩、比較、分析知識的淵源。

現代博物館的展示變革之未來趨勢

博物館因人的需要而設,也因人的發展,而顯得生氣蓬勃。二十世紀世博物館成長的世紀,除了自己不斷的增強外,其精神奕奕及呈現的美學更為豐富多樣。相對的,面對新世紀,博物館亦將面臨新的問題與衝擊,而需要有新的思考空間(黃光男,1997)。 因而,世紀末的科學博物館的展示設計有下列幾點重大的改變:

(1)從以展品為主到以觀眾為主

早期科學博物館重視的是其持有傲視群雄的寶物,或是陳列其國家在科技上的發明或事蹟,以強化其國威。而觀眾只能在已陳列完成的櫥窗中看到這些所謂傲視群雄的科技寶物,此設計出發點是以「展品」為主。然而,科學博物館的展示內容,最重要的是能夠吸引並掌握觀眾的注意力,並注意到人對展品的心裡反應、精神滿足、知識的獲得以及經驗的累積,以藉此產生教育的功效。所以,除了提供最新的科學知識之外,在展示設計上若能夠引發、掌握觀眾的興趣和注意力的科學展覽,則可以提升觀眾對科學的正向態度,並培養觀眾具有理性思惟的觀察態度。然而,承上的敘述,並不是不重視「展品」,而是「觀眾」與「展品」相較之下,觀眾似乎在近年來較被重視,越來越重視學習的過程、啟發的過程,如此,「展品」就不是展示設計中的唯一之路了。

(2)主題展示方式的運用

所謂主題單元展示,就是把同一時空的文物標本,編成一個故事,其內容必須切合人類生活或自然情境。因此,主題單元展,必須先確定主題,編擬故事或綱要,經過專業規劃設計與製作,摒棄展品分類而採取科際整合,使展示生動活潑的串連,激發觀眾的興趣,吸引觀眾的注意,並加深觀眾的印象(秦裕傑,1996)。然而國內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就是第一座採取主題展示的博物館。而相繼於後的有科學工藝博物館、海洋生物博物館、史前文化博物館等館也都運用此展示方式。

(3)從精英主義到大眾文化的變化

華得狄斯奈被譽為本世紀最偉大的教育家,而在這個視聽媒體的時代中,我們所學和兒童正在學習的,大部分都是在教室外,透過各種管道來習得,如雜誌、運動、影片、遊戲、電腦訊息等,這些皆是非正式的教育方式,然而正式教育的知識吸收速度已落於後了,這乃顯示「大眾文化」的教育力量之重要性。如此,科學博物館未能吸引觀眾的到來,就大量的運用「大眾文化」的技巧來呈現所要表達的理念。也因此博物館在這大眾文化的強大衝擊下,已不在能固守原有的精英主義的文化觀點了,強大的大眾文化需求必須與原有的精英主義進行整合,以求發展出吸引觀眾到來的展示設計。

(4)從「請勿觸摸」到「歡迎參與」

早期的博物館展示,都是「不准動手」的。而二十世紀以來,人們發覺展品與觀眾沒有溝通是個嚴重的問題,於是出現新的展示方式。這個觀念打破了傳統博物館不與觀眾溝通的形態,而這種讓展品與觀眾產生互動的展出方式是基於「動手操作」比「單純觀察」更具學習效果的考量。也就是說:科學不是一個結果主體,而是一種活動的形式。要能了解科學並使用科學,是必須主動的參與練習,並要能理解,才是方法之要。

(5)展示媒材傳統性到科技化

現代博物館展示,因科技文明的進展,而改變展示的手法、技巧,並大量的運用科技產物,而使得觀眾與展品的對話產生了不同的溝通方式。例如大量的運用尖端科技如聲、光、電子、媒體、電腦等使得展示中能產生多種聲光效果,已讓觀眾充滿新奇的感受,也就是加強了展示設計的「情境」。

(6)展示呈現方式單純性到多元化

二十世紀的博物館展示設計之面貌深受流行文化、科技發展、社會專業分工、民眾的意識形態和需求影響,足可視作當代社會的索引。世界各國許多博物館自十九世紀以來,在展示風格和設計上,常與商業設施相互影響,甚且同步發展(Washburn,1990)。就因如此,博物館為了吸引社會大眾,就出現了多媒體劇場、全景電影劇場、雷射劇場、鳥瞰劇場、博物館劇場、戲劇或舞蹈劇場等表演形態之展演形式的產生,而博物館的生命力也就是如何去開創新的展示,以結合先進科技來對展示做新的詮釋。

承上列六點所述,博物館如果希望發揮影響力或廣為宣導某重要訊息,首要做到的便是引起觀眾的興趣,使觀眾主動進入博物館。雖然一些博物館仍然固著於教育和娛樂之間的分際,但娛樂卻可能是相當有效的教育工具(MacDonald,1989)。所以,下一世紀博物館的展示不但是以觀眾為立場之出發點更強調參與式的互動溝通,並須大量運用科技產物及廣泛的運用多元式的展示方式。

結語

台灣的博物館經過多年來的歷練,及吸收國外的展示手法,不但在資訊上運用「親身體驗」的新供給管道,滿足觀眾參與及觸摸的慾望,更大量的運用電腦科技及視聽媒體,使得未來的博物館其資訊的呈現之手法更多樣。而且專門的特展,更將充斥著博物館之展場,使展示更加專業化,並因表現的內容更專業,而使得展示的策略必須更創新,才能將展示的內容意義傳達給觀眾,以使博物館的展示設計能更具教育意含。

後續研究

在當前潮流的衝擊下,博物館已日趨大眾化,而博物館若一眛的著重如何去吸引觀眾,是否會產生一些弊端呢?所以,本研究之建議後續研究如下:

(1)本研究因限於人地、物力之因素,只針對文獻作分析,建議後續研究能做專家訪談的資料分析,以使現況更明晰。

(2)建議後續研究針對博物館展示設計的互動性手法之展示策略進行研究。

(3)建議後續研究針對博物館展示設計的大眾文化之影響的利與弊來進行研究。

(4)建議後續研究針對博物館展示設計的情境因素來進行研究。

(5)建議後續研究針對博物館展示設計的敘事性手法來進行研究。

(6)建議後續研究針對博物館展示設計中展演策略之影響的利與弊來進行研究。

附註

(註1)黃光男,〝歷史博物館四十週年慶文集〞,歷史博物館出版,第31頁

(註2)秦裕傑,〝博物館論述〞,台灣省立美術館出版

,第41頁

(註3)胡木蘭,〝台灣博物館事業的發展(上)〞,美育,1998年10月,第56頁

(註4)同註3

(註5)黃光男,〝歷史博物館四十週年慶文集〞,歷史博物館出版,第153�159頁

(註6)胡木蘭,〝台灣博物館事業的發展(下)〞,美育,1998年11月,第43頁

(註7)劉欓河,〝美術館的籌備與營運〞,第86頁

(註8)秦裕傑,〝現代博物館〞,台灣省立美術館出版

,第201頁

(註9)陳國寧,〝博物館巡禮〞,文史哲出版社,第135頁

(註10)胡木蘭,〝台灣博物館事業的發展(下)〞,美育,1998年11月,第46頁

(註11)同註10,第48頁

(註12)同註11

(註13)秦裕傑,〝現代博物館〞,台灣省立美術館出版

,第7頁

(註14)黃才郎,〝高美館五年〞,第9頁

參考文獻

(一)書籍

1.包諄彭,博物館學,台北,正中書局,1979

2.李明宗,休閒、觀光、遊憩論文集,台北,地景文化,1992

3.李長俊,藝術與視覺心裡學,台北,雄獅圖書公司,1987

4.林品章,視覺與視覺環境,台北,藝術家出版社,1992

5.林書堯,視覺藝術,台北,國立台灣藝術專科學校,1971

6.秦裕傑,博物館論述,台北,台灣省立美術館,1997

7.秦裕傑,博物館絮語,台北,漢光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1992

9.陳國寧,博物館的演進與現代管理方法之研討,台北,文史哲出版社,1978

10.張譽騰編譯,全球村中博物館的未來,台北,稻鄉出版社,1994

11.許勝雄、彭游、吳水丕等著,人因工程學,台北,揚智文化,1991

12.楊裕富,空間設計概論與設計方法,台北,田園城市,1997

13. 楊裕富,創意思境,台北,田園城市,1999

14.楊裕富,設計的文化基礎,台北,亞太出版,1997

15.謝其淼,主題遊樂園,台北,詹氏書局,1977

16.蘇守政,視覺傳達設計,台北,藝術家出版社,1992

(二)期刊

1.胡木蘭,〝台灣博物館事業的發展(上)〞,美育,1998年10月

2.胡木蘭,〝台灣博物館事業的發展(下)〞,美育,1998年11月

3.許功明,〝博物館的展演及其理念〞,博物館學季刊,1998年10月,第3-4頁

4.楊翎,〝展示思維與媒材科技�以當代博物館人類學展示為例〞,博物館學季刊,1998年 1月,第51-53頁

5.楊裕富,〝視覺傳達設計方法論初探〞,科技學刊,1998年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