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題---亞歷山大之模式語言初探

指導教授:楊裕富博士       研究生:許嘉惠

了解亞歷山大所代表的觀點 , 可以由晚期資本主義的空間理論論述之社會意義來追溯 , 可以從1964-1965年左右思想上根本的轉移 , 以及在1977 –1978年左右進行的特殊建築哲學上的發展。

壹、理論分析

()1964-1965之前的分析理性傾向

1964年以來 , 長達20年的資本主義 , 讓整個社會對技術的意識形態之浮現 , 導致被認為這整個世界似乎已變為一種技術性問題 , 因而理性的答案都可以應用上去。技術理性的形式與過程是支配性的。隨後 , 區域科學的誕生 , 試圖將所有的事物數量化 , 以致對人文發展的課題顯得特別遲鈍。而克理斯多福有名的論文《形式綜合摘要》就是在大家無能回應資本主義社會的理性下而產生的。他試圖發展類似科學的設計理論 , 在設計過程中的分析理性可能運用作業研究與線性規劃的觀點等作為工具 , 所以他被當作設計方法與電算機輔助設計領域的開拓者 , 因此亞氏的設計方法邏輯正是現代建築運動所肯定的簡潔美學。這種支配性美學為工業資本所推動的營造生產方式所支持 , 其實是分析理性的感覺體現。 ()1964-1965之後的人道主義社區設計者

60年代開始 , 社會政治過程促使新的社會矛盾與新的政治代價。一

些社會運動逐漸粉碎了福利國家自由主義與親成長聯盟的整個社會與政

治的安排 , 這也引起了經濟危機。這些運動包括抵抗都市更新 , 激進的

抗議運動 , 社區行動計劃的瓦解。這些運動迫使規劃與設計活動產生一

種有意義的重新調整取向。這些運動也編織出亞歷山大觀點。

在1964-1965年左右 , 亞氏的研究方法有了微妙的轉變。他開始要求機能重疊的、半格子結構於焉產生,逐漸的 , 一個新的、動態的過程與解答被提出來。不管是形式或系統的幾何關係 , 都是由一組規則產生出來。

1967年三月 , 亞歷山大創立環境結構研究中心作為一處匯集同志的基地。目的就是尋求一個新的設計理論─模式語言。

亞式的看法 , 城市為一種實質的系統 , 是文化的具體表現。城市規劃是一種文化的設計。所以 , 他界定模式為一種新的文化制度 , 由主要的空間與政治變遷來支持。至此 , 在《形式綜合摘要》中的圖解以及後來的傾向 , 已經發展為模式了。

1973年起 , 模式語言主要部分已經形成。在1975 ,《奧立崗實驗》就是強調使用者參與的和小規模零星成長 , 而由模式語言來主宰的校園規劃。他認為模式語言是以經驗為基礎 , 使地方具有深層的、活的品質。簡言之 , 模式語言是一個社區設計的宣言 , 關乎人道主義的美夢。

()1977-1978之後的玄學唯心論

1970年代經濟危機之後 , 新的資本主義形成。亞式在以模式語言研究途

徑的基礎上做進一步的發展。

(1) 在社會與政治方面 , 模式語言在一種參與的過程中來連繫空間形式與

社會因因素的差距 , 以及是一種空間形式方面的溝通語言來填補設計者

與社區居民間的差距。

  1. 哲學方面的研究方法。他的論戰性的、理論的陳述 , 混雜了老子、禪、
心理學等深層結構的觀點。他開始要求使用者參與營建過程之中 , 而不

僅是顧問。 他也試圖超越人道主義的知識與精神的包袱。簡言之 ,

個接近馬丁·海德格的現象學路線的玄學式的研究方法被採用來處理空

間的實體。他考慮深層結構的存在 , 但也多多少少是經由一個對整體、

圓滿性質的先驗主張的本體論研究方法。

總之 , 亞歷山大的理論是一種追求中心品質的方法 , , 空間的圓滿性 , 無名的品質。這品質可以藉由使用者直接的參與過程以及經由看到建築物隱藏的深層感覺而實現。它導致了對今日營造生產組織的激進挑戰。亞歷山大已經在建築領域挑起革命。 貳、空間形式 亞式早期曾談到 , 建築的形狀是具體的與人性的 , 而非抽象的。形狀的關鍵品質…..在於其組織之中 , 當我們以這種方式思考時 , 我們稱它為形式…..我們相信我們對建築形式的感覺 , 假如不能首先由設計過程學得一種可以供比較的感覺 , 我們永遠得不到一種可供比較的發展秩序。這是了解他如何關心空間形式的主客體關係與形式價值關係的基礎。
  1. 主體與客體之關係

  2. 亞式認為 , 一事物的美 , 並不純粹是它看起來的樣子 , 而是在其存在之中。它必須考慮它是如何存在著。然後 , 在這兒進行的不同事件間的關係會變得更根本些。由此我們可以發現海德格現象學的影響 , 世界是人存在一種本體論之決定。人存在所具有的實有特性-存在於世拒絕了空間的主客體關係的對立考慮 , 而是居所的留駐 , 人存在的居所表示了不同人存在的聚合 , 這就是中心” , 人存在的本質。因此 , 他認為模式語言不僅僅是事物的模式。

    關係的模式由規則來產生。然而這個規則的係統是生產性的結構 , 而不僅僅是文法的規則。首先 , 模式語言 , 像語意學的結構。這個結構將模式連結起來為一模式語言 , 像語言的結構存在於字與字間的關係中, 即語意上的連結。其次 , 這些模式語言是生產性的結構與形態學的規則 , 在現實環境中界定模式。他的分析不是在辨明空間的抽象與幾何結構 , 而是去界定人類的事件, 同時將其連上空間的形式。

    亞式認為設計或者營造之生產情境中 , 重要的是生產者或使用者去感受他們自己的中心。人存在的相互接近的根本區是聚在一起 , 它不在於表面客觀距離之遠近 , 而是追求空間的圓滿性。

  3. 形式與價值的關係
亞式對於處理價值的問題 , 一方面對抗的是新實證主義的學術霸權 , 他不認為價值是純個人或文化的 , 應是與事實深刻相連結的。另一方面 , 亞歷山大確認文化的豐富性 , 他要求每個人都更加真實的變成自己 , 換言之, 這有賴於深層感覺與深刻滿足的真實性 , 這是和我們的本質有關 , 我們所經營的與神的虛體相聯的程度。(Alexander , 1977)。這正是在實踐方面實證主義理論的貧困。

另一方面 , 亞歷山大對於多元論模型在理論與實踐之間對價值的關鍵 , 感到質疑,提出中心價值模型 , ”價值與事實是一體的 , 我們確認有一中心價值 , 可經由感覺來面對 , 它與事實深深的相連 , 以及形成一種單一的 , 在其中能得到有生產性的成果”(Alexander, 1977)

最後,對亞歷山大而言,他在60到70年代抗議文化的土壤中拒絕了多元論支配性霸權。相反的 , 一元的中心價值模型提供了允許嚴肅討論、允許可分享的原則。他追求的是以自己的文化和自己的精神來塑造鄰里 ,這是一種營造生產的過程 , 它提供了一種手藝人具備的特質 , 能製造深深感動我們的地方。

參、結論 評論家馬丁·菲勒曾在介紹亞歷山大的建築物設計的文章中告訴我們 ,“亞歷山大營造的建築物可能比他那有時候顯得拘謹的理論還要有生氣”。事實上 , 亞歷山大自己也覺得 , 他寫作和工作的目的都不外乎是為了要去營造 , 去達到一種狀態 , 使建築美麗充滿感覺。他所有理論的工作都是為了營造實踐中應用的目的而努力。以下就將設計理論當作設計過程處理,以亞歷山大的研究方法有兩個主要特點:
  1. 設計的實體

  2. 他強調環境的真實感覺, ,主體與客體統一的存在感覺。換言之 , 感覺常是模糊的 , 但卻是主動積極的。感覺到你自己以一件事來反應另一件事的過程就是你要找的中心所在 , 這可以加強環境的圓滿性。這是地方生產過程的特殊性。

  3. 價值與設計
他建議中心價值模型。對設計者而言 , 找到價值與事實一體是很必要的。中心價值模型提供了一種處理真實感覺結合的基礎 , 人們做他們確實相信的事 , 而不是為了金錢 , 也不是為了業主。 亞歷山大的設計理論 , 潛藏了一種激進的世界觀 , 要求一種對應的新的營造方式。他確實是鼓吹一種有強大解放力量的世界觀

肆、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