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瓜石的再生與懷舊-黃金博物館園區

網站推薦馬知黃建築網誌建築旅遊部落格創意將作創意活力創意思境建築攝影部落格建築文學部落格


            

園區入口處                                                     遊客服務中心                                                                                                                           

一、前言

早在三百年前,就有金瓜石產金的記載 ,卻直到一八九七年,才由日人設立金瓜石礦山,開啟採金、採銅的九十年風光歷史。曾經風光一時的聚落,隨著金脈的枯竭,金瓜石的人口開始外移,當年繁華似錦的景象早已不復見了。潮起潮落不過一百年歷史的金瓜石,從崛起到歌舞昇平,直至蕭條殆盡。金瓜石現仍保有許多以石材、紅磚、木頭和油毛氈興建的黑屋頂建築,民宅依山層層疊疊興建,也營造出特殊的礦業聚落景觀,彎曲狹窄的石階, 襯著遠山綠樹,構築出獨特的礦山風光。

二、繁華蛻盡的歲月

        金瓜石的繁華歲月主要在於五、六零年代,隨著礦區關閉,金瓜石也蛻盡鉛華,只剩下天然的美景及濃郁的懷舊之情。百年前,一群先民前來,帶著礦工機具,打開金瓜石的繁華歲月。百年後,一批愛護文化的專業人士來,帶著觀光藍圖,再造金瓜石的黃金傳奇。並結合景觀與社區,成為一個人文歷史的世外桃源。

金瓜石礦業遺跡非常遼闊,黃金博物園區的規劃,是以「本山五號坑」為中心。除了礦坑外,並也結合附近的的日式建築群,從日式建築房舍到太子賓館再延伸至黃金神社,黃金博物園區的出現,意謂著這個封存數十年的工業廢墟,許多地方將要解開枷鎖,以不同的面貌向世人展現。一座封坑三十餘年的黃金礦坑,終於再現天日。

      

原礦坑口前廣場  (89年拍攝)                               原黃金博物館主館  (89年拍攝)                    原入坑準備室 (89年拍攝)                                      

三、歷史的再現

黃金博物園區的主要館舍規劃包含有:展示礦業文化及黃金物理特性的「黃金博物館」;礦坑坑道體驗採礦情景的「本山五坑坑道體驗」;展示金瓜石地區生態環境與地質礦體特色的「環境館」;「太子賓館」則開放周邊庭園參觀。

主館現址就以舊台陽公司老舊磚造建築,以閒置空間再利用手法,藉由洗石子與玻璃牆施作博物館之外觀,由於舊有建築物損壞嚴重,故以「外框架」作為結構補強的輔助系統,同時,作為展示的第二皮層,在線性走廊上,則塑造當年坑道中支撐的節奏。

而全區的聚落與地景則以回復早期木構建築為構思,以及山居地景層層疊丈的有機型態規劃,重現當年黃金礦城的人文風貌。

    至於本山五坑坑道體驗,將舊有的本山五坑坑道重新整修,開放部分路段,成為坑道體驗區。並利用蠟像展示當年的採礦過程,模擬當時礦工運作的情形。

              

坑口前廣場框架                                               黃金博物館主館                                                黃金博物館主館                                              環境館

             

生活美學體驗坊                                              太子賓館                                                           坑道內模型展示                                              坑道一景

              

坑道出口處                                                     坑口前廣場                                                         坑道入口處                                                     主管內展示

四、結論

緊臨九份山城的金瓜石,曾是台灣出產金礦及銅礦密度最高的區域,並也保留了許多日據時期遺留下來的建築物及工業遺址,而閒置空間的再利用是一種人文環境的再塑造,進而延續當地的共同生活方式和生活經驗的展現,黃金博物館園區則欲展示的是,這整個海境的山凹小城的集體記憶、地質生態與人民的生活,在再利用的一個過程中,試圖去尋找出一些機制與秩序,以新的材料與語彙介入歷史情境,但無論時以何種元素介入,黃金博物館園區是個「再生」的博物館,同時也是個「懷舊」的地景記憶。

 

後記:

黃金博物館園區幾棟建築物,於89年個人曾受許伯元建築師事務所所委託測繪,當時整個園區部分已經開始動工了,自己曾在想這個地方是否也會成為跟九份一樣的過渡開發,而導致原有的風貌蕩然無存,公部門在近幾年來一直大力發展休閒觀光的產業,但對於一個地方的旅遊市場過渡膨脹,進而干擾了原有居民的生活形態,以另一個觀點來看,或許是在振興產業提供百姓一個生活的方式,但從另一個觀點來看,大量遊客的進入以後,對於環境的破壞及社區居民的生活品質,在這兩者公部門及專業者又該如何權衡?

  

參考書目:

1. Dialogue建築雜誌,第85期,p70-p77

2.台大城鄉所發展基金會,《金瓜石金屬礦業博物館規劃報告書》,台北

3.鍾振峰,1998,新舊共生 生物互利共生的現象在建築上的轉喻》,中原碩論

4.黃金博物館園區網站,http://www.gep.tpc.gov.tw/

5.曾慶正, 張惠如,1996《老屋塑身:舊房子新價值》,金錢文化出版

6.珍宇設計工程顧問公司,2004《獅頭山風景區礦業觀光設施規劃設計》,台北

照片來源:此次 作業拍攝

回首頁。..。回設計教學網。逛零壹試點